游客感想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客感想

石林有梦——走进江西乐平怪石林

来源:江西怪石林  作者:洪洲  浏览次数:645

驻足怪石林风景区,这里的山水石嶂,天风云海。万牲万物,无一不在用一种很张扬的姿势告诉我们,数亿万年的时光,在这人迹罕至的洪荒之地里,竖起了一片如此壮丽的天上人间。

 

如今,我们踏入这里,走进诸如“怪石林”、“水帘洞”、“石林迷宫”和花果山生态农业这4大景区,就有如步入了一场绮丽的梦幻。这里,水声如锉,风声如斧,雕刻、打造了这一大片精美伦绝的如画风景。亿万年于斯,只不过是“潮水岩”云雾中的回眸一笑。笑声在“风门口”里回荡,孕育成怪石林这人间天堂的一场更为激动人心的梦幻。

 

(一)

 

怪石们应该是有梦的。

 

我们的眼睛如果投向历史,那一定可以看到,它们从亿万年起就一直在孕育这场伟大的梦想。那时它们还很小,还是蜓类和珊瑚。今天那些刻在岩石间的螺壳、贝类的化石,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它们曾经在温暖的海底的一帘幽梦。当年,它们是那样渴望走出水面,想去看看真实的太阳和月亮。如今,伸出了手,它一把就紧紧地握住了风的衣裳。

 

梦想,终于也沧海桑田了。在三亿年前的早上,一场雷鸣,响到了两千万年以前。这些梦的节理般的构想,被一道闪电,瞬间凝固。几百米厚的沉积沙岩,被风剥蚀了。数亿万吨那些软弱的皮和肉,也被天水和地水们无情的冲走了。那花费了几亿年做的梦的核,终成正果。

 

“伤痕累累”的一场又一场岩溶之后,这些梦的“骨头”,终于凝成了诸如“天马行空”、“神鸡唱晓”、“济公云游”等万兽人神。结成了诸如“白玉石林”、“卧虎藏龙”的绝代风华。

 

这些无数生动的意象,在生发了我们文字的同时,也带动了文字的走向。令我们把所有意象内外的石形,都归拢到了笔尖的周围,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鲜亮的,不断深入拓展的梦境。

 

走进怪石林,你还认得那枚“神掌”吗?它昨天就在我们梦里出现过。每当我们困惑、迷惘时,它会轻轻地抚平我们的神思,更会高昂地指引我们今天梦想的走向。

 

(二)

 

怪水的梦是细长细长的,但有时,也会汹涌澎湃。

 

如果我们能把眼睛贴在高飞的风筝上俯看,在这三十多平方公里的怪石林里,那些云雾缭绕中起伏不定的峰峦,那些装点在碧草绿藤间的点点奇石,就像一把闯入红土地上的生字。它们形态各异,如梦如幻,密密麻麻地拱出地面。它们挤在一起,正进行着一场一经开始,就没有结束的集会。

 

这些怪石奇峰,或高或低,或长或短地在星月的光照下诠释着自由。尽力舒展着各自的筋骨和身姿,尽力用它独特的,如梦如诗般的语言,和我们分享品味这些无穷的美丽传说。

 

而这些传说,无一不是起源于这亿万年间的一场场水流,无一不是被梦精雕细刻过的。这一山一世界的石林溶洞,草木树藤,都是水做的梦,并还在按梦的盛宴而发生的。

 

譬如,这石上的水线,刻就了山中的云雾。水线,这些水的祖先的梦境在说,它们早就驻足在了这里。譬如那些螺的化石,珊瑚的印痕,那是睡在今天这江南水乡梦里的一些似曾相识的曾经。

 

这座“石生桥”,如今,桥下流的早已不是水,而是云、是风,是水的梦。桥高,隐喻着水深。桥长,又暗贴那梦里水乡的波浪宽阔。

 

那边,有壮美的“水帘洞”的瀑布轰鸣,那是水的梦站立了起来。

 

“紫龙溪”的水,仍是千万年一样平静而幽深,那里有水的梦睡着了。可睡着了的水,仍在天光的倒映下,洋洋得意的挥舞着头上一片绿意森然的叶片,昭示着思想的澎湃。

 

“樟古岩”的溶洞、暗河里也有水。看,水们擎一片银色的水沫和细雾织就的旗,正一往无前地冲破山石,义无反顾地走向未知而又神秘的梦境。它们要流向哪里去呢?谁也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,又要流向何方。只知道它哗哗地响着,清澈地走向未来,走向梦的深处。你也想进去和它们一起飞吗?可那种漂流,是要有和梦一样大的胆量的。

 

“潮水岩”、“潮音洞”,那不是人间中的真实所能理解的,它们只能被梦所诠释。你想,在远离大海的这千峰万壑里,它们日日夜夜,竟然也在演泽着一场又一场汹涌澎湃的潮起潮落。它们是靠什么和大海有了联系的,是螺壳贝类的印痕?是珊瑚鱼群的化石?还是它们梦里的鼓角相连?

 

(三)

 

至于奇藤怪树、异兽奇珍们,在怪石林里,只能说是梦境和神话的具体展示了。这些大自然的文字心声,春夏秋冬,无论在星月下,还是阳光里,都是一道道令人心动的阅读风景。

 

这些在外地很难一见的“石包树”、“树抱石”、“藤生树”、“树缠藤”,还有更多的珍稀动植物群落,都集体在这片石林中亮相。

 

行走在这梦幻般的山水间,仿佛这些藤缠树绕石抱的原始自然意象,和山水天光的灵动元素,把这片如诗如梦般的怪石林,完全悬离了地面。而这片土地上的文化的烙印,又使它和地面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,使之再也无法飞离江南文化的册页。

 

走在怪石林里,我们用目光去抚摸这里的一草一木,它们藏在云雾里夸张的艺术造型,晨风中摇曳的动人身姿,午后阳光间传递过来的,迷惘而又美妙的神奇感受,是那样猛烈地冲击你的视觉神经,从而得到比梦更真实的刺痛。

 

它们就是那样,千万年来,一直在展示自己神秘而又真实的梦境的多面。它们可触、可摸,可感知、可心会,从而比梦更踏实。

 

这些一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的所有元素,都是有所指向的。它们小心翼翼地都指向了亘古的岁月和未来的时间,指向了江南怪石林那五怪文化的深处。

 

(四)

 

站在“凯旋门”远眺,我们看见了一片碧绿的大草原,还有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白石头,那里真好像有无数的羊儿在牧草间憩息和游走。这一幅塞北牧羊图,多少次,都引我进入了故乡的大草原,进入了美妙而奇特的梦境。

 

上下亿万年,纵横六十里。静听西风猛烈,遥看碧色连天。这片神奇的土地间,山色空濛,气象万千,更以独一无二的奇异气候特闻名于世。这片梦境般的石林里,夏来气候凉爽,春时飞雨迷离,空气清新。秋起天高气爽,冬日清凉干燥,冰雪袭人。

 

更奇的是,顺“潮音洞”往北,坐落着两个相隔里许的小村。冬天里,往往是你这边降霜如雪,南天竺的累累红果正被严霜包裹,好一派冰清玉洁入梦来。而另一个小村,则是温暖如春,水色缭绕,如诗如画。冬日实测,两地温差可高达六七摄氏度。这令所有来过的人,都无法理解。

 

有一次,去时是夏夜。在下村,我看见了一群萤。我知道萤背上的火是它的另一只眼睛。它喜欢温暖而湿润的地方,我也喜欢这些。所以那夜的下村,我一直在点点萤火中找寻自己的身影。

 

而当我到了上村住下,同一夜,这里却让我领略了寒热两重天。夜深寒意侵衣,我披衣外出,一夜未眠,未眠的竹林里,我听到有鸟儿,把它急促的呼吸都贴到了梦里。

 

那夜的一盏灯,简直就是梦的眼神。晚风中,就这样,怪石林这个善变的词,又一次在我梦乡的稿纸上,发出了哗哗哗哗的响声。

 

听村里的老人们讲,怪石林也曾经是当年的红色革命根据地,村里至今保存有不少红星闪闪的遗迹。上村是乐平第一届苏维埃政权的诞生地,那些仍钉在老屋房梁上的革命烈士牌匾和怪石林山上铺阵的“红军洞”,生长的“红军粮”等等遗址遗物,都历历可数。仍在遥相呼应。令人想起那个“山上山下,风展红旗如画”的火热年代,令人不停地去找寻,找寻如今呼啸的山风里,还能否听到革命前辈们热血沸腾的嘹亮军号。

 

(五)

 

都说,洞是有梦升起的地方。怪石林在冰天雪地的日子里,那些千姿百态的溶洞,吞云吐雾,神秘莫测,更是如此。

 

且不说那个直上直下十几丈的“强盗洞”里,那一伙住在传说中的武功高强、飞檐走壁、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的故事,曾经沸腾了山里少年的多少梦想。也不去探究那个江西唯一,世界七十八个天坑之一的“风门口”天坑的来龙去脉。只一个“水帘洞”,它那和梦一样高大雄伟的门庭,它那和谜一般曲折无穷,岩高水远的洞穴,就足够容纳下所有游客心驰神往的梦境了。

 

传说非常细密。怪石林的传说就是一个梦。梦里,远古传说那共工和祝融有过一场大战。战败了的水神共工怒触天柱,致使“四维绝、天柱折”,人间地陷天塌。始有女娲率众遍寻天下奇石灵岩,方在此地练石补天。所以这怪石林里,那些留下的洞也好,林也罢,种种都是今世的神迹了。

 

听导游讲到这个神话传说时,那天我们和所有的观众都一样站着,站在“无底洞”的石门前。我在想,想自己的这一滴泪水,也正在风化成一块冰凉的石头。我们期待这石头的下落,往地心里落,也落成又一个天坑。从此,心若止水。

 

那天,在洞里,我看到了一只蝴蝶停在崖边。我想,那一定是这千疮百孔的怪洞里长出的一只耳朵,忽闪闪地,想把今日人间的种种声响传入洞中,传给那里诸多的丰富多彩的,鲜为人知的地下生物,传给那里住着的神仙们。去丰富它们的梦,从而也丰富我们今天和今后子孙万代的梦。

 

 

有空,大家一定要去怪石林走走。山道上,那里有古藤拂面,有轻梦相伴。在藤叶绿枝间,我们一起去看阳光是怎样给怪石青苔披上一层又一层的虎纹豹斑。看月色在秋虫的伴鸣中,又是如何给古洞老村镀上一片又一片梦一般的银色,看大山的罡风,伴着急流在冲刷岩石,雕琢时光,镌刻梦境。在怪石林放飞梦想,让神思如万马奔腾。

 

回家,我们再期待下一次神游。更期待它,能夜夜入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