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感想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客感想

放牧石林

来源:江西怪石林  作者:陈于晓  浏览次数:893

除了大自然的巧手,还有谁能把这漫山遍野的石头,雕琢得如此精美?

 

风在高处吹拂着云朵,吹拂着像云朵一样的石头,云朵缓缓地移向了别处的天空,石头有时仿佛也被风吹动了,欲从高处落下来,或者表现出要飞翔的样子,但等你走远了或者走近了,定睛一瞧,石头仍在原处。即使那一方仿佛天马的石头,看起来下一刻就将开始在空中驰骋了,但此时仍没有挪动半步。

 

也许,只有千年万年的风和雨,才能让石头站立、躺卧、行走、或者奔跑,当光阴从石头的影子中一寸一寸地涨起,石头会缓缓地现出变化着的模样,长高了或者变矮了,胖了或者瘦了,多了一个角,或者掉了一个角,先前像少女的石头,后来成了老人的形状。匆匆而来匆匆而归的我们,是看不出这些变化的,那从石缝中探出脑袋来的小草,在一岁一枯荣的短暂年华中,也无从知晓,石头从前的身影。

 

只有树,那上了年岁的树,才会了解石头过去的一些事情。那些树和石,紧紧地相依着。有时,树会将石头,牢牢地抱在怀里,有时,则是一块石头,将一棵树整个裹在自己的身子中。在根处,石头暖和着树的体温,树则聆听着石头的呼吸与心跳,有了痛觉的石头,总将慢慢地化作尘土。

 

水在底处流淌着,一天天一年年亲吻着石头,多么温柔,多么让人沉醉,石头的内心,却一点点地,被水温柔地掏空了,当石头终于陷入情的“深渊”,大地在深处开裂了,裂出了许多的溶洞。尽管如此,石头依然分不清,这流淌着的柔情蜜意,究竟是爱,还是水精心设计的情的迷局?但石头似乎无心去顾及水的温柔中有几份是真爱,只管与水缠绵,在怪石林,缠绵出千姿百态的水,风情万种的石。

 

河在地下,不倦地奔流着,找不到源头在哪儿,也不知道最终在何处落脚,这水流,来自大地的深处吧,最后仍将回到大地的深处。如果没有水,石林会这般“千疮百孔”,有这般沧桑吗?

 

大地之上,是属于石头的时空。风在石与石之间穿梭,沙沙地,风过处,草摇曳一下,树晃动几下叶子,阳光一层一层地在风中荡漾着,将石头的面容,荡漾得波光粼粼。很多的石头,都取了温暖的名字,或者,也有了迷人的传说,神龟献宝、对狮、三星高照、白玉石林、百鸟朝凤、如来神掌、九重天......幼年时喜欢看云,看天空的云朵,在我久久的注视里,幻化成各种姿态,神话人物、飞禽走兽,你想到了什么,云会依着你的心思,变作你希望的样子。在怪石林看石,石就是盛开在大地上的云朵。你看那像神鹰,在向蓝天展翅;那像白胡子的老仙人,驾着一匹神兽;那两叶并肩的石头,像情侣,在轻轻地说着如烟往事,那亲密,就交给缠绕着的藤条了......还有那个,或许你不好意思开口了,多么像你朝思暮想的心上人,好多年不见了,山不转水转,如今,竟在怪石林中与你浪漫相遇?

 

这方石,像笨笨的猪,那方石,像机灵的小猴子,这方石,像默默无闻的老牛,那方石,像昂首挺胸的大公鸡......如果有缘,你会在怪石林中,觅到自己或者亲人的“生肖”,然后为自己许一个愿,为亲人道一声祝福。毛茸茸的草叶,将心情撩拨得痒酥酥的,转过一个弯时,流水与你擦肩而过,丢下了盈盈笑意。低处,有一朵花,寂寞地绽放,仿佛一只蝴蝶,刚从石头中飞出来,栖息在石畔。

 

树珍藏着自己的年轮,野草珍藏着昨夜的露珠,石头呢?会不会在我走过的时候,将我渐行渐远的背影珍藏?这比天上的云朵还要多的石头,有哪一片长得像我呢?那片石头,会让我以“石”的形象,站在石林中吗?就像我现在,挤在人群中的姿势。摸着石头微凉的身子,想着内心的暖,心事就斑斓了起来。

 

那方辽阔,是青青的草原么?那遍地的石,是羊群么?多想在怪石林,做一名山间的牧人,放牧这遍野石化的羊群。

 

缓缓走来的丽人,也在寻找自己的“石像”么?是否,在今夜,愿意和我一起,在怪石林中放牧,放牧这零碎或者辽阔的月光,放牧这些女娲补天后剩下的石头?从今后,这些石头,将会在我的睡眠中,开出最灿烂的花朵。

 

陈于晓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、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从1987年开始习作至今,已在报刊发表诗、歌词与散文等1600多篇,曾发表于《诗刊》、《词刊》、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歌曲》、《长江文艺》、《创作评谭》、《诗潮》、《青春》、《文学港》、《散文诗世界》、《上海诗人》等,诗与散文有280多篇在中国作家协会、《人民文学》社、《诗刊》社、中国散文学会、中国诗歌学会等举办的各类征文中获奖。著有散文集《与一棵老树对话》(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年7月)、《老树一家住村口》(团结出版社2011年8月)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