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感想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客感想

怪石林一日

来源:江西怪石林  作者:语丝  浏览次数:1356

一个雨后的清晨,我独自一人向文山怪石林进发。选择这样的时间方式进山是想与石林安静地对视,同时和自己的内心来一次晤对。

盘山公路上,我感到海拔在每一个拐弯处跃升。进入石林山门后还有一段山路需要徒步攀登,我无需导游,甚至不需要一张地形图-----因为我已经是第三次进山了。

说不清自己为何对这一片怪石念念不忘。古人好石,远甚今人。“李白吟石”、“东坡醉石”的故事世代相传,清代“板桥画石”更是传神到极处。曹雪芹一生对奇石倾注无限忧思,终究以“石”破题,成就了中国古典小说的顶峰之作《石头记》(即《红楼梦》)。更为传奇的是被日本石友尊为“石圣”的宋代书画家米芾拜石的故事。米芾被称为古今第一石痴,有洁癖,因举止颠狂,人称“米颠”。米芾知无为军时(1104年至1107年),见州府庭院内有一块站立的石头生得很是奇特,心中大喜,说“此足以当吾拜。”遂命左右取出官袍,手执朝笏,对着奇石行跪拜礼,口里还叫它“石丈”。丈者,老人也。官员们闻之议论纷纷,一时在朝廷中传为笑谈。爱石胜过了爱人,他们经历了一种怎样的心路历程呢?忽然想起陈升在《北京一夜》里写道:无论你爱与不爱,都是历史的尘埃……心中不禁微微一笑。

米芾对石情有独钟,他在专著《园石谱》中首次将石的特点总结为“瘦、皱、漏、透”四个字,后来苏东坡又加上一个“丑”字,自此,瘦、皱、漏、透、丑五要素成了后人鉴赏奇石的标准,太湖石也因此名声大振,成为华夏大地装点园林、堆制假山的珍品。二00二年北京故宫博物院以3000万人民币的价格,将米芾的书法作品《研山(石)铭》收藏。正可谓 “米公拜石史悠悠,宝晋墨香万古留。”

 

上山时,时间尚早,太阳还躲在云层里,空旷的山野中寂静无人,只听见小鸟的啁啾与歌唱。我看见远处的山腰和山谷中散落着无以计数的嶙峋怪石,这样的地质现象学术上被称为喀斯特地貌。据测量,文山石林的总面积有20多平方公里,但是在几亿年前,这里却是一片汪洋大海,经历了几亿年的地壳运动以及剥蚀、岩溶作用,今天的石林景观才呈现在世人的面前。这就是成语沧海桑田的含义吧,“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”人类历史和自然史比较起来真的只是沧海一粟而已。

 

因为山高地远,这漫山遍野的奇石怪岩、鬼斧神工养在深闺人不识,独自度过了千万年漫长、寂寥的时光。因为爱石,我在家中用不同的石材营造了十几个假山盆景,精心点缀以植被与亭台楼阁后分别为之命名:小石潭记、苏子泛舟、海天佛国……可是这些独具匠心的盆景与大自然的伟力又怎可比拟?所以我多次来到石林而不知厌倦。徜徉石林中,奇藤古树层出不穷,令人暗暗惊叹自然生命力的恒久与顽强。一个人走在山中,我想高声歌唱,又想放声痛哭,既感到十分孤独,同时心生幸福满足——这是一个苦乐界限模糊的时代。在这里,怪石林能够给予每个人他需要的东西。简单快乐者上下攀援,辨别指认各种奇石怪岩或如禽兽、或像人神、或似器物,惟妙惟肖,一阵惊叹。深沉忧郁者在山林之间安静的观赏、沉思,体悟广阔自然带给自己的通达境界。道法自然、天人合一,从而获取“大隐隐于市”的生命启迪。

下山的时候,我空空的行囊再次鼓起,因为镜头里已经捕捉下美丽动人的石头映象。